我是喬治的姐姐佩奇

[逸鑫]丁程鑫皮了一下很开心

学喵叫引发的脑洞

[有小姐姐说可能是因为大宝贝回来十八楼了,才会有学喵叫的出现哈哈哈,耀文为了生活太努力了,看他一脸悲惨(?)的学喵叫,快笑死我了😂😂😂😂]

丁程鑫在王源回到十八楼的这天,与张真源还有刘耀文合力一起皮了一下,表示开心。

丁程鑫拍视频的时候敖子逸不在现场,而在场的人也好像有意不在他面前提起,于是他晚上刷微博的时候,才看到了暴击冷圈小姐姐心脏的视频。

丁程鑫的学喵叫。

敖子逸点开视频,看见他的大哥汗津津的,应该是训练完不久。虽然视频的清晰度感人,但他能清楚的看到丁程鑫的狐狸眼因为笑着而微眯着,唇红齿白的模样,衬上他白皙的皮肤,简直是狐仙本仙没错了。

然后这只小狐狸握起拳头,开始学喵叫。

敖子逸淡定的看完这二十八秒,紧抿住唇,一语不发,而且顺手点了个赞,然而他泛红的耳朵却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激动,用一句话概括他现在的心情,应该是。

妈啊,心空。


END


我看到丁儿的学喵叫的时候。

妈啊,天使。😭😭😭😭😭

美颜暴击!可爱暴击!本姐姐粉要死了啦!😭😭😭😭

我们所爱的孩子们

我喜欢了TF家族差不多三年了,我看着台风四子走散,也看着台风十二子不见,后来有幸见证台风十子的诞生。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不开心的时候就看看十个崽崽,看到他们心情都变好了,就是那种阴霾一扫而空的感觉。
我当时还没想过崽崽们会被分开,十个不能一起出道的事。
直到公司的手法越来越离谱,我才知道我所期待的,终究会落空。
我们的崽崽,每个都是宝贝,每个都是我们捧在手心上爱的,每个都是我们心尖上的人。
他们感情不是假的,又为什么要拆散他们,十个人或者十一个人团体的人气应该比起五个、六个、七个的团体要大吧,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呢?
每个粉丝都是用心去爱自己的孩子的,但是公司却一次次的消费粉丝对孩子们的爱,利用孩子的人气来赚钱,却在赚完钱后把孩子抛弃,这种过河拆桥的做法,用在十几岁的孩子上,不觉得愧疚吗?
今天的五练我没有去,但看到微博上还有乐乎上的小姐姐们说的话,我觉得很难过。
十五岁的孩子,用五年时间来装备自己,以最好的自己面对粉丝,给粉丝最好的回应,然而?五年的时间换来不重视,换来了被边缘化。
十五岁的孩子,凭什么被这样对待?
有些小姐姐说现场有腾讯的人,是来挑出道人选的,但是在公司还没出官宣时,我还不想相信。
我只想我的宝贝们每天都无忧无虑的开怀大笑着。
·
·
·
我也相信,他的好,每位小姐姐都能看见。

[逸鑫]秘密(下)

*人设ooc
*如有雷同 呜呜呜对不起
*文笔不好 不要介意

敖子逸有一个秘密,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悄悄睁开眼睛,看到丁程鑫刚好转过身,走进他房间的身影。他目送丁程鑫进入房间并关上门,才抬手摸着被吻了一下的额头,脸上挂着笑容。

敖子逸喜欢丁程鑫,超级喜欢。

不过他也隐藏的很好,他会利用他们的兄弟情把丁程鑫一直留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让他能一伸手就抱住他,挂在他身上。他把自己的占有欲变得理所当然,也把这些过份亲密的举动演绎成竹马之间的兄弟情。

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人发现敖子逸对丁程鑫的感情早由兄弟情变成爱情。他们没发现敖子逸对丁程鑫的小动作逐渐变多的原因,并不是所谓的兄弟情,而是他开始意识到了危机感,他知道他需要出手了。

他在丁程鑫面前还是装作那个没长大的小逸,撒娇和软萌也是运用得得心应手,所以丁程鑫还没发现他的小逸已经长大了,也不会知道当他和其他人有亲密动作的时候,敖子逸立马沈下来的脸色。

他坐起来,回味丁程鑫嘴唇柔软的触感,他此刻想跑进房里狠狠吻住丁程鑫,可是他知道不能,因为他清楚时机还没到。

可不能把到手的小狐狸吓跑了。

他乐滋滋地去洗好澡,又关好电视和客厅的灯,走进房间,就看到丁程鑫趴在他的床上玩手机,旁边留了一半位置。

丁程鑫回过头,笑着说:「我还打算一会再去叫你呢。」

敖子逸走过去,把双手放在丁程鑫两侧,就像把他圈在怀里,然后他慢慢卸力,半个身子压在丁程鑫身上,头自然地放在他的肩膀上。

丁程鑫僵了一下,随即又放松了,他以为这是敖子逸的习惯,因为他本来就爱挂在他身上,只是现在是躺着的而已,所以他没有理会,继续滑着手机。

直到敖子逸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因为我被人吻醒了。」

这下他是彻底的僵了,他涨红着脸不敢回头,心跳直接飙到一百八,大脑一片空白,连敖子逸暗暗施力把他抱住也完全没有注意。

丁程鑫回神过来的第一个想法是跑,他弓起身想撞开敖子逸,却被后者牢牢抱在怀里,坐到那个不可描述的位置上。

哇。

此刻是丁程鑫生存了十六年来最大的刺激。

敖子逸感受到丁程鑫乖巧了下来,就从上往下看着怀里人的容貌,他看到那双狐狸眼慌张的眨着眼,眼睫毛跟着一颤一颤的,接着是高挺的鼻子,再下去就是他垂涎已久的粉嫩嘴唇。

他抓住丁程鑫的肩膀,略带强硬的把他转过来正面对着自己,又迫他把头往上抬。他看到他的眼眶泛红,似乎快要哭了。

敖子逸看到丁程鑫的反应,了然的笑起来。

他低头含住丁程鑫的唇瓣,没有更深入的动作,就温柔的吻住他放在心尖上很久很久的人。

「丁程鑫,我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在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深陷其中了。」

「丁程鑫,你愿意给我一个回答吗?」

丁程鑫睁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他正视敖子逸的眼睛,他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眼里只有认真和爱意。

原来他的敖小逸,已经长大了。

丁程鑫伸手捧住敖子逸的脸颊,强忍住泪水,却在开口说话的那一刻崩堤。

他带着哭腔说。

「敖子逸,我也好喜欢你啊。」

敖子逸紧紧揽住丁程鑫,任由他的眼泪浸湿他的衣服。

现在他怀里的,可是他敖子逸的爱人呢。

所以丁程鑫的秘密,真的变成长江国际十八楼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了。

而敖子逸的秘密,从此以后就多一个人知道了。

-

他们一同经历过考验,一同跨过低潮,就算过程如何跌跌撞撞,他们最终又回到了彼此身边。

你看,这就是爱啊。

———————————

我的第一篇逸鑫文结束啦!其实看逸鑫很久了,不过我比较内向所以一直不敢留言,这次发文也是想了很久,还是想跟逸鑫圈的小仙女做个朋友❤️所以来混个脸熟啦~我的名字比较长,大家可以叫我岚儿💕

[逸鑫]秘密(上)


* 人设可能ooc
*深夜乱写的 看看就好
*如有雷同 ummmm对不起
*文笔不好 不要介意

丁程鑫有一个秘密,一个长江国际十八楼的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噢,除了一个人。

他看着镜子里逗着弟弟们的人,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心里突然多了几分委屈。

他从来都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敖子逸。

没错,丁程鑫喜欢敖子逸,很喜欢。

丁程鑫移开视线,抱着双腿,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窝在角落里用小号专心刷着微博,没注意慢慢靠近他的人影。

「丁程鑫儿。」少年特有的烟嗓在他头顶上响起,他抬起头,驀然看进那双被粉丝说拥有一片宇宙的大眼睛里。他一瞬间感到窘迫,随即装作自然的移开视线,他现在的脸应该很红。

「嗯?怎么了?」隔了几秒钟,他快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再次望向敖子逸,一双狐狸眼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没,三爷我就过来找你而已~」敖子逸紧靠着他坐下,头挨在丁程鑫的肩上,然后向下滑,强硬地挤进他的怀里。「我要休息一会!刚刚跟耀文他们玩得太累了!」

「好,回家我再叫你。」丁程鑫把腿放下,伸直双腿,让敖子逸枕在他大腿上,他看着他闭上了双眼,也没了玩手机的兴致,于是他就把玩着敖子逸声称不会分叉的浏海,整个人放空,居然也进入了梦乡。

「丁程鑫儿⋯⋯」

「老丁⋯⋯」

「鑫鑫⋯⋯」

丁程鑫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唤他,他皱了下眉头,缓缓睁开双眼,就看到面前的敖子逸正微笑地看着他,眼神温柔地不像话。

他眨了眨又揉了下眼睛,敖子逸又变回那个活泼的敖三爷了,他呆呆地盯着敖子逸把他们的书包都背在背上,然后任由他把自己拉起来。

「三儿⋯⋯干啥?」

「还干啥!回家啦!都十点了!只剩我们俩了!你睡傻了吧!」敖子逸看向还在神游的丁程鑫,不禁笑了起来,他趁机摸了一下丁程鑫的头,柔声道:「今天去我家睡吧,我打给阿姨跟她说一下,好吗?」

丁程鑫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乖巧地被敖子逸牵着手,像一只单纯的小狐狸。

小狼狗在小狐狸看不见的地方扬起了嘴角。

直到他被带回敖子逸家的时候,他才彻底清醒过来,他站在玄关处,看着敖子逸脱鞋,顺便也帮他把鞋脱了,他才问道:「敖子逸我怎么来你家了?」

「我问你要不要去我家睡,你点头了,我就带你回来了啊!」

「我⋯⋯还是回去吧,打扰你们不太好。」

「今天家里只有我,而且我跟阿姨说了你来我家住,最重要是明天周末,我们可以玩游戏啊!之后再一起去公司!」敖子逸拉住准备穿鞋走出大门的丁程鑫,力气异常的大,没等他说话就拉着他直接走向客厅,按在沙发上,还打开了电视,他低头看着神情有点不自然的丁程鑫,「我去给你拿睡衣,你先看个电视。」

丁程鑫没回话,他看着敖子逸走进自己房间,开始手足无措,他自从知道自己喜欢敖子逸之后就再也不来他家了,每次敖子逸叫他来,他都想尽借口拒绝,没想到这次因为睡傻了而失策了⋯⋯他看向门口的地方,准备站起来,就听到敖子逸的声音从他的房间里传来。

「丁程鑫儿!毛巾刚好都洗了!你跟我一起用可以吗?」敖子逸拿着衣服走出房间,就看到丁程鑫半站半坐的姿势,他忽视他尴尬的表情,扬起他平常的笑容看着丁程鑫,后者沉默的重新坐下。

「⋯⋯好吧。」

「那你先去洗,你洗完到我~毛巾在浴室里~今天刚换的~」他把一整套睡衣包括新的内裤都塞到丁程鑫的手里,然后轻推他走到浴室前。「不过抽风机坏了,你要开门洗吗?不然会很热。」

「啥?!不⋯⋯不不不不不用了吧!我OK的!」

「都认识这么久了还害羞些啥!」

「那⋯⋯好吧。」丁程鑫本想再回绝,但看到敖子逸用他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他,他就只好认命投降,谁叫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敖子逸用眼神撒娇。

他把衣服放在一伸手就能拿到的位置,就在他准备脱衣服的时候他看到敖子逸还在门口站着,气定神闲的玩着手机。

「你玩手机怎么不去客厅玩?」

「打算看你安全进浴缸才走嘛~」

「⋯⋯你在耍流氓啊!去客厅待着!」丁程鑫红着脸把帽子摘下,一把扔向在门口站着的敖子逸,后者轻松接过吹了个口哨,就离开了浴室门口。

他警戒地盯着浴室门口,确认敖子逸不会再回来后,快速把衣服脱下走进浴缸,拉上浴帘才松一口气。他看着颜色各异的瓶子,仔细分辨着沐浴露和洗发水,丝毫没有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

「丁程鑫儿~快点~我累了~」敖子逸的小烟嗓在门外响起。

「大哥我进来才不到五分钟?!你累你怎么不先洗?!」

「你不是有洁癖吗⋯⋯怕你介意嘛。」

「⋯⋯咱俩谁跟谁啊,都认识这么久了,怎么会介意,上次冬季运动会只是逗一下你啦。我穿衣服出来,你去客厅等我一下,你先洗。」

丁程鑫正准备伸手去拿自己的衣服,就听到敖子逸的脚步声越走越近⋯⋯最后停在浴帘前,他看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进来,把浴帘稍微拉开了一些⋯⋯

然后他看到敖子逸笑意盈盈的脸。

丁程鑫知道他现在的脸一定很蠢,也很红。

「我们一起洗吧~」敖子逸看着丁程鑫红通通的脸,笑容越来越大,又装作不经意的往下瞄了一眼,开玩笑地说:“鑫鑫你好白~”

丁程鑫反应过来,爆红着脸朝着敖子逸的头就是一记爆栗,再把浴帘拉起来,只把头露出来瞪着敖子逸,眼睛睁得贼大,「你胆子大了啊?!要么你先洗!要么我先洗!没得一起洗!」

「小的不敢不敢!大人你先洗哈!您洗多久都行!小的等得了!」敖子逸憋着笑看着丁程鑫的脸,又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才走出浴室。

经过这一次的教训,丁程鑫不敢再怠慢,极快的洗好澡,又极快的穿好衣服,才终于安心的走回客厅,顺便去吓一吓敖子逸。

丁程鑫听到电视机的声音,以为敖子逸在看电视,走近一看,他看到的是在沙发上睡死的敖子逸,手里还拿着玩游戏玩到一半的手机。

丁程鑫放轻脚步,缓缓走到沙发旁,蹲下来看着敖子逸的睡颜,不得不说安静下来的敖子逸是很有男人味的,跟皮起来的他很不一样,他一静下来,抿起嘴唇就是一张霸气总裁脸。

他盯着他的嘴唇,有一种想吻下去的冲动。

可惜他没有那样的勇气。

丁程鑫弯下腰,轻拨开敖子逸的浏海,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

小心翼翼的、虔诚的一个吻。

———————

我第一次发文🙈🙈写得也不好

大家将就看看哈

爱你们❤️爱逸鑫💕